热点资讯

你的位置:音乐行业 > 最新资讯 >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来看我的私藏小众旅行地吧↓↓↓

昨晚,泉州申遗成功。

我的宝藏古城终于出圈了。

申遗结果宣布前夕,我第三次来到泉州。对这座城市,我还是忍不住地喜欢。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泉州:周日,位于中国松原的世界商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在宣布前不久,我第三次访问了这个城市寻常巷陌中,阿婆摇着扇子,电动车穿行在古老的建筑之间……

是热气腾腾的人间烟火。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浔埔村勤劳的渔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想要试着开个牡蛎,路边的奶奶会慈爱地笑着,用闽南语提醒我别扎手。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这里有沿海小城特有的安逸,人们脸上不见匆忙,时间仿佛缓缓流淌。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在露台上和朋友饮茶,似乎能把这座城数千年的历史尽收眼底。

听一曲南音,五脏六腑都像是被洗过一遍。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午后沉睡的渔船,仿佛让人看到这个贸易大港的千年荣光。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泉州不远,从北京飞去只要3.个小时;泉州不大,两天一夜便可领略其风情。

但若想要真正读懂它,却值得花上一生。

泉州离北京只有三个小时的航班。它并没有那么大,所以你可以在两天内欣赏到关键网站,但要想完全欣赏它的美丽,你需要一辈子的时间。

诗意栖居:半城烟火半城仙

泉州担得起世界文化遗产的称号,它是古老而鲜活的。

因为它的历史,从来都不是封存在博物馆里的。这里的人、街道、建筑、港口和风物,无不让你感到历史的温度。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比如,泉州22处申遗点之一的市舶司遗址。

宋元时期,泉州凭借优越的地理位置一跃成为贸易大港,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

宋元时期,泉州是一个主要的贸易港口,由于地理位置优越,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

市舶司,是当时官方在泉州设置的行政机构,专门管理海洋贸易,遗址价值可见一斑。

海贸办是当时在泉州设立的官方行政机构,负责监管海上贸易。它的考古遗址很有价值提起考古、遗址这样的词,我总想到旷野,黄土之类的,没想到我国唯一现存的古海关遗址,就在居民区深处,就在有烟火气的生活里。

时不时还能听见闽南人婚丧嫁娶的敲锣打鼓声。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在那里,我看到一份让人震撼的手写板报。

那是一份手写值班表,上面一笔一划地写着当地老人的名字。

手写的值班表上有当地老年人的姓名。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他们每天,每天,义务地守护着古海关,对这份工作充满了虔诚和敬重。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当天值守的阿婆一字一字地告诉我说:

如果没有尊重这里,下一辈就根本不知道这个是古海关啦。

如果你不尊重这个地方,以后的下一代甚至不会知道这是一个古老的海关哨所。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跟阿婆一起漫步泉州市舶司遗址附近,我看到老泉州人正在打扑克,那家小店的店主说:

“人生,就是要这样逍遥啦。”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坐拥如此灿烂辉煌的文化,泉州人的从容、知足和气定神闲,是骨子里透出来的。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此地古称佛国;满街都是圣人。”

这是800年前朱熹撰写的楹联,最能代表隐没在繁华古巷风姿之后的当地人最真实的生活状态。

古时候,世界多种宗教随航运在泉州广泛传播,泉州被誉为“世界宗教博物馆”,而泉州人仍然坚守着自己的信仰、风格。

在古代,随着航运和贸易活动,许多宗教在泉州各地蓬勃发展,泉州被称为世界宗教博物馆,“而泉州人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

在市舶司考古现场,我指着棵大树问泉州城考古工作领队汪勃:它有很多年的历史了吧?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他漫不经心地说:没有多少年,五六十年吧。

是啊,这里的时间,不是以年计算的,而是以百年、千年计算的。

帝京须早入,莫被刺桐迷

泉州古称“刺桐城”(扎顿)因五代时扩建城池,遍植刺桐树而得名。

这里因海而兴。

当年的刺桐城,为欧亚交流开通了一条贸易坦途,逐渐发展成为中国东南沿海地区屈指可数的贸易大港。

扎伊顿市为欧洲和亚洲之间的贸易开辟了一条通道,并逐渐发展成为中国东南沿海为数不多的主要贸易港口之一。

当年的泉州城究竟多繁华呢?

马可·波罗就写道,运往泉州的胡椒比亚历山大港的百倍还要多。

……商舶所载运香料及各种宝贵货物来泉州贸易,其宝石珍珠数目之多令人咂舌,可以说运往泉州的胡椒比亚历山大港的百倍还多。

船只将香料和各种贵重物品运往泉州进行贸易,尤其是无数的宝石和珍珠。每有一艘船装载胡椒前往亚历山大港,就必须有一百艘船或更多船只驶往扎伊顿港如今的泉州,仍能看到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留下的文化印记。

在泉州湾的入海口,有一座小渔村,名叫浔埔村。

村子里,一群头上插满鲜花,衣着鲜艳的女子,正在村里剥海蛎、摆摊卖鱼虾。

鲜艳的头饰和服饰特别好看。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这不是景区的特色服饰展演,就是她们恬静的日常生活。

浔埔女独特头饰的起源众说纷纭,有人说浔埔村民是阿拉伯人的后裔,簪花围源于中亚妇女戴花的习俗。

关于迅步妇女独特头饰的起源,有许多不同的观点,有人说迅步村民是阿拉伯后裔,头饰起源于中亚妇女佩戴鲜花的习俗。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当地的姐姐告诉我,有种她们常戴的素馨花,就是从阿拉伯传来的。

这样的说法自然与泉州海丝起点的地位是分不开的。

7世纪,阿拉伯人成为印度洋的主要贸易群体,大量阿拉伯商人随之来华贸易。

当地人敬畏海洋,崇拜妈祖。

当地人崇敬大海,崇拜海神妈祖。

他们常年出海打渔,甚至连他们的房子,也是使用牡蛎壳盖起来的,在当地叫“蚵壳厝”。

他们常年出海捕鱼,甚至他们的房子都是用牡蛎壳建造的。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要先用碎石、泥沙砌好40厘米厚的墙体,再砌上一层海蛎壳。这种房子可挡海风侵蚀,多年屹立不倒。

当地的姐姐也帮我装扮成了浔埔女的模样。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我试着提了提她们的网兜,这才体会到她们的辛苦。

满满当当一兜牡蛎,实在是不轻。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她们出海捕鱼、开牡蛎,进市场,不辞辛苦地劳作在这片她们赖以生存的水域上。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但却始终欢歌笑语,用花和鲜艳的服饰装点着生活。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勤劳的浔埔女只是泉州源远流长的海丝文化的一角。

走在泉州街头,满城的红砖古厝、古巷老街,俯拾皆历史,是温柔缱绻的闽南古早味。

走在泉州的街道上,你可以看到这座城市到处都是古老的红砖房子、小巷和街道,它们充满了历史和闽南传统。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还有开元寺、洛阳桥、六胜塔、老君岩……

我打赌,这个旅行地,今年一定爆

我有时会想,为什么,我们要保护文化遗产?

在泉州的几日让我感到,这些遗产,是前人为我们埋下的文化的锚,是现代人的精神坐标。

只要它存在,我们就能永远不忘昨日的来处。

看视频,和我一起在泉州旅行吧

出品人 王浩

监制 柯荣谊

统筹 何娜

制片人 张霄

外联制片 胡美东 王恺昊

语言顾问 约翰·尼科尔森

剪辑 彭译萱

摄像 彭译萱 李雪晴

编辑 李雪晴

编导 彭译萱